山西极端降水:约98个西湖倒进太原

突发决口!煤矿停产!持续多日的强降雨给山西造成很大影响,此轮强降雨究竟有多大?道路、铁路损毁的具体情况怎样?

财经频道记者联系了交通运输部、山西省能源局、山西气象台等多个部门。

据山西省气象台统计,往年,山西省降水主要出现在每年的6月到9月,10月份全省月平均降水量仅为31.1毫米。但是今年,10月2日20时到7日8时,山西全省过程降水量在15.4毫米到285.2毫米之间,全省117个县(市、区)中,有18个降水超过200毫米,有51个县市区降水在100毫米到200毫米之间。

10月2日20时到10月7日8时,太原的降水量达203毫米。

根据公开资料,太原市6909平方千米,这期间,太原总共下了14.9亿立方米的雨水,而西湖的蓄水量为1400万立方米,相当于98.6个西湖的蓄水量被倒进了太原。

山西省能源局公开资料显示,山西省目前共有682座煤矿,年产能从几十万吨至两千万吨不等,生产煤矿主要分布在11个市,其中,有五个城市的年合计生产能力均超过了1亿吨:其中,朔州1.83亿吨/年;长治1.58亿吨/年;吕梁1.26亿吨/年;晋城1.09亿吨/年;晋中1.02亿吨/年。

近日突如其来的强降雨,致使山西60座煤矿停产。

但与此同时,山西省内有超过600座煤矿仍在正常生产,不少煤矿选择了放弃假期,全力组织生产。

强降雨不仅影响了煤炭的生产,还对大家的出行和煤炭的运输造成了一定的影响。截至10月10日17时,山西境内共计60处公路中断。其中,临汾、运城、晋城受影响最为严重,中断公路分别为17处、13处、10处,各地交通运输部门正在抓紧抢通中。

延伸阅读

山西暴雨90小时:河水决堤、万人转移、山体滑坡

水库放水时,66岁的陈振福在路上被冲走,失踪了。

那是一条连接至邻村女儿家的路,水泥硬化过的,方便好走。陈振福每天7点多出发,走半个小时,过一座桥,到女儿家里帮忙喂羊,11点多回家吃饭,往返两端,已成惯例。他所在的山西省晋中市祁县古县镇涧法村,10月3日开始下雨,雨势不算“非常大”,陈振福仍去喂羊。

同天,山西省气象局启动暴雨四级应急响应。全省开始大范围强降水,有18个县(市、区)降水超过200毫米,51个县(市、区)降水在100至200毫米之间。

10月5日那天,雨下得格外大,陈振福没在中午返回,一直待到晚上。在过去的四天中,子洪水库每天都会放水,村里会提前在微信群通知,还有广播。但是村里有很多像陈振福这样的留守老人,用老人机,或是不识字,农忙时便漏了消息。他的儿子陈存祥告诉记者,父亲早上过去时,那条路还是没有水的。快到晚上,上游放水量突然变大,但父亲不知道,依旧走了同一条路,到桥上时,就已经下不来了。

20点左右,陈振福被困段家窑河段,被大水冲到河道里面后,他站在自己的电动三轮车上,抱住一棵杨树,给女儿打电话求助。“我们就找了救援队、消防队,全过去,离我爸只有10米远,他们尝试救了两次,都没有救上来,第三次就找不见我爸了。”

陈存祥说,父亲被河水冲走,至今下落不明。

沿河村庄,洪水倒灌

雨势连绵,河水上涨,汾河、沁河流经地域受灾最为严重,建在河边的村子面临着考验。

暴雨问题在山西多点爆发。“我这里收到的(求助),大多集中在清徐、孝义、介休、太原市里,还有临汾地区。刚才安排了一部分队伍,去介休支援了。”山西蓝天救援应急协调中心主任王新彦同向记者介绍,救援由各地应急管理部门安排指挥,民间救援队以在本地备勤为主,配合做好人员与物资转移工作。

涧法村建在昌源河边,昌源河是汾河主要支流之一。一位该村干部告诉记者,他接到乡里通知,禁止村民靠近河边。自5日起便在出村的路口,用车辆将路封住,派人24小时值守。7日那天,村里干脆雇了挖机,用土垒了一公里左右的路障,“堆得厚厚的”,直接拦住了通往昌源河的路。

对于涧法村来说,情况还不到转移村民那一步。“用不着撤离,村子里面没事儿,主要是农田跟土地被淹,有一千多亩。”上述村干部说。

他的电话半夜都响个不停,一天充两次电也不够。秋收到了,粮食让水淹了,地里还要排水;数户村民的房子倒了,要把人喊走;水管断了,村民喝不上水,“这都是大事情”。“我们村两委干部不在,现在我一个人,我也愁得不行,跑过来跑过去就一个人。”

汾河的另一区域性支流乌马河,则给太原市清徐县孟封镇闫家营村村民们带来了麻烦。

“猪淹死不少,羊也淹死不少,还有些牛,现在可以救。”接通电话时,闫家营村一名村干部正拿着新买的雨衣回村,准备和十几位年轻力壮的村民抢救家畜。其余村民被禁止进入。一位身处外地的村民心系前线,了解情况后,赠送第一批15套雨衣雨裤,也有其他个人向村里捐款捐物。

该村紧邻乌马河,村民于5日1点前已转移完毕。上述村干部说,在水进村之前,准备工作就开始了。4日晚,县相关部门负责人抵村,市公安局也在每个道口配了一辆车,两位干警和两位村民驻守,协助转移,“当时离我们五六公里远的地方决口了,我们刚转移完毕,离我们两三百米的地方,又决口了”。

根据山西晚报报道,10月6日2时开始,乌马河清徐段行洪流量超过130立方米/秒,远超乌马河清徐段20立方米/秒的承受能力,导致全线漫堤、多次决堤。截至6日15时,清徐县已转移7村共计1.3万余人。

需要转移的,还有介休市(晋中市代管)洪善村的村民。10月6日,汾河水倒流进村,村里地势低,淹了三条街。该村的年轻人欧涵涵(化名)对记者说:“最深的地方到了大腿根部。”相邻的宋安村,河水上涨更快,最深处约有两米。

最开始,她没想到情况会这么严重:“我们那确实很少下雨。”尽管此前有天气预报,但直到洪水倒灌进村,大家才反应过来。“洪水倒灌,大家一般都会做一些防御措施,比如说往门口弄点沙袋什么的,但这次真的太严重了,沙袋也没有控制住,不得已,最后全村都撤出去了。”

6日晚上,村委会组织村民集体撤离,水位已经高了,需要借助交通工具。有村民义务提供自家的挖机,多台挖机同时运人。后来,救援队也到了,带来了橡皮艇。

欧涵涵是23点多离开的,水深一米多,她坐着挖机转移。同一台挖机上,除了他们一家四口,还有两个邻居。一路上,她听见有人喊着“有没有人”,确保无人被落下。大喇叭里也传来村委会的叮嘱:“生命最重要”“做好防护,赶紧撤离”。临时安置点设在村委会,地理位置较高,没有被淹到。亦有县城的好心人免费提供酒店住宿。

最令外界担心的,是那些失去信号的村庄,沁河沿岸的临汾市安泽县就是其中之一。

“安泽沿线都是跟沁河走的,沁河水流量太大了,它冲着涮着泡着,那混凝土和沥青路面看着很好,实际上很危险,下边儿全是空的。”安泽县民兵蓝天救援队队长连贺龙说。

当地情况较为特殊,桥梁基本都被冲断,路面多处坍塌,许多地方失去信号,没有网络。

10月7日上午,接受记者采访时,连贺龙正准备出发。他们将倒四次船,到30公里外的乡镇送卫星电话,“因为那儿已经一天一夜跟外界处于失联的状态了”。

煤炭大省,地质隐患多

暴雨自10月2日晚,不停歇地下了近90个小时。直到7日上午,暴雨四级应急响应被山西省气象局解除。

雨势渐收,危机却并未消止。山西省气象局随后提醒,由于此次降雨时间持续较长,部分地区与前期降雨集中区位置重合,易引发山洪、地质灾害、中小河流洪水、城乡积涝等次生灾害。10月5日,晋中市、吕梁市、临汾市发生多起地质灾害,造成人员伤亡,10月6日,山西省启动省级地质灾害Ⅲ级应急响应。

10月8日,山西省自然资源厅和山西省气象局联合发布地质灾害气象风险预警,预计未来24小时,太原、阳泉、长治西北部、晋中、临汾北中部、吕梁东部和南部等部分区域,预警等级三级黄色,有较高地质灾害气象风险。

降雨是发生次生灾害的诱因,山西省煤炭地质148勘查院工程师李淼告诉记者,“(主要是)因为山西的地质条件不太好”。她在2018年发表的论文中提到,山西地处黄土高原东部,地形高差大,地质条件复杂,水土流失严重,极易形成崩塌、滑坡、泥石流等地质灾害。

同时,作为一个资源型省份,山西也是我国的煤炭储量和生产大省,每年提供全国四分之一的煤炭产量。常年的煤炭开采和开发,已造成了严重的次生地质灾害,如地面沉降、地面塌陷、地裂缝等。

对于临汾市蒲县来说,煤炭就是毋庸置疑的支柱产业。该县地下矿产资源丰富,其中以煤为最,全县含煤面积1360平方公里,地质储量181.7亿吨。蒲县荆坡村村民周奉洋告诉记者,当地务农者少,打工者多,年轻人多从事运输行业,主要就是拉煤。

“这边几乎没什么地(农田)了。”周奉洋说,蒲县很小,有一条东西走向的主街。随着扩建修路,荆坡村与县城逐渐连在一起,距离主街不过几百米,更多地被称为东关。

10月5日深夜,次生地质灾害最先在该县出现。根据央视报道,该县荆坡村山体滑坡,导致5人被埋,其中4人遇难。据了解,遇难者均为值班交警。周奉洋告知,滑坡地点离自己住处约两公里,是本县交警大队城关中队驻地。地图显示,中队背后为蒲县东岳庙景区,靠近国道。

10月6日,记者向该交警大队致电询问,未获相关信息。据其官方微信公众号“蒲县交警”,10月1日,蒲县公安局局长席俊峰和蒲县交警大队长申红星一行,曾至蒲县东岳庙视察景区道路交通安保工作,随后,申红星前往城管中队,查看淤堵的泥浆和大雨冲塌的院墙,叮嘱垒墙的工人一定要结实,确保一线执法人员安全。

10月6日上午,蒲县五十孔窑发生山体滑坡。一位本县居民提供的视频显示,在滑坡发生的瞬间,一辆白色雪佛兰开过,又刹车停住,被倾泻而下的泥土兜头盖住。后来有蒲县居民看到,那辆沾满泥浆的白车在闹市出现,车主平安无碍。在蒲县,这辆车被广为议论,称为“蒲县塌方幸运车”。

该县奥体中心安置点一名工作人员7日告知,五十孔窑处正在抢修,道路还没有疏通。据他介绍,蒲县地形是两边夹山,处于山沟位置,县城边缘的居民受灾较重,奥体中心在中央位置,现有五六十人在此安置,场所可以容纳上百人。

同样是在10月6日,山西暴雨带来的问题,在互联网开始扩散、发酵。

祁县网友“豆子”发现家乡有桥梁塌陷,部分铁路路段也遭冲毁。“一些农村留守老人还没有转移出来,情况严重。我们这边很多县城都出现问题了。”她非常着急,自发在微博发布各地求助热线,评论区得到了多地网友留言响应。

网上流传起一份互助文档,填写情况即可求助。线上志愿者们分为三组,分别负责搜集信息,录入文档;核实信息;联系搜救队,在救援成功后,通知相关微博删除救援信息。

在文档第二栏,涧法村的陈存祥留下了自己的信息,寻找失踪的父亲。

陈振福失踪的消息,上述该村村干部第一时间便已知晓,“当天我也在场”。消防队带着无人机,沿着河道上下游走了一遍,没有找到。救援队走后,村里没能组织搜救,“晚上两点多的时候,接到乡里通知,下面怕出事,我又下来,跟他们把这个路给封住了。”

由于河道两边,所有路、村全部被封,家人无法进入。

陈家人迫切希望找到老父亲,“不知道是否还在他落入水的地方,还是说已经被带到更远的下游去”。陈存祥寄望于网络,扩散这条消息,如果下游有人看到那位穿着蓝色雨衣的老人,可以及时联系他。

《国内》热搜榜

《国内》今日头条新闻

《国内》头条新闻大全

《国内》最新头条新闻
  • 内蒙古通辽火车破雪前行

      据内蒙古天气官微,2021年的第一场雪,来的比常年都猛一些,特别是通辽市、赤峰市、兴安盟等地都出现了近些年罕见的暴......

    11-09来源:未知

  • 积雪破纪录 内蒙古居民战雪

      据内蒙古天气官微,2021年的第一场雪,来的比常年都猛一些,特别是通辽市、赤峰市、兴安盟等地都出现了近些年罕见的暴......

    11-09来源:未知

  • 八部门联合部署校外培训广告管控

      上证报中国证券网讯 据市场监管总局11月9日消息,为进一步落实中共中央办公厅、国务院办公厅《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......

    11-09来源:未知

  • 福州长乐法院发近1亿元悬赏公告

      昨天(11月8日) 福州市长乐区人民法院 公开发布了一则执行悬赏公告 两位被执行人的 执行标的达到4.88亿元 按照悬赏公告......

    11-09来源:未知

  • 沈阳警方通报地铁九号线伤人案

      沈阳地铁持刀伤人案嫌疑人已被刑拘@沈阳市公安局 发布警情通报:2021年11月8日20时33分,我局接到110报警,称在地铁九号线......

    11-09来源:未知

  • 外交部回应中方缺席印度主办对话

      来源:环球网 【环球时报-环球网报道 记者 乌元春】据《印度时报》等多家印媒报道,印度将于本周三(10日)主办一场阿富......

    11-09来源:未知

返回列表
Ctrl+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